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chu手怪的漫长旅途 > chu手怪的漫长旅途(12)

chu手怪的漫长旅途(12)

第十二章·血实的吸收方法

        2022年6月23日

        第二天,根据祭司占chang的结果,克里图特定在五天后,也就是7月24日宴请宾客。

        当天,莱狄李娅趁着最后一点空闲的时间,拜托di耶尼鲁斯为法兰娜找了个礼仪老师。作为一位毫无育儿经验的前男xing,触手怪很明智地没有去给莱狄李娅添乱。考虑到教法兰娜不需要多高的学识,选择范围大了很多,最后莱狄李娅选定了一位本地的瑞特女孩。她看上去知书达理而且xing格温婉,教一整天课也只要10第纳尔。

        其实教课倒是次要的,莱狄李娅主要想自己不在的时候给法兰娜找个伴,这或许也能治一治她的社恐。

        触手怪到最后也没记住这位老师叫什么长什么样,他对此也不是很在意。毕竟他以后要陪着莱狄李娅早出晚归,说不定没机会再见这老师一面了。

        办妥了这件事,又过了五天,便是克里图特的宴席。

        作为豪留学界的泰山北斗,和数一数二的豪门,克里图特的宴请自然是应者如云,甚至还来了他在路穆的几位朋友。不过克里图特在路穆没站稳脚跟就被排挤走了,这几位愿意卖他面子的朋友自然也都是小角色。当然,这个小是相对于整个路穆政坛而言的。

        克里图特自称这只是小场面,让莱狄李娅不要在这里结太多因果。结果整场宴会,莱狄李娅基本都在应付试图结交甚至求婚的豪留名门。

        之后的生活,便开始单调了起来。

        触手怪每天和莱狄李娅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白天一边发呆一边看她在托里维辛的教导下练习风骑士必须的各种技术,下午厚着脸皮旁听克里图特的魔法课,晚上给劳累了一天的莱狄李娅按摩身体。

        如此,时间又过去大半个月。

        这一天早上,克里图特正在整理材料。莱狄李娅的突破即将到达最终阶段,他要提前筹备好一切。

        突然,他的贴身nu隶来到了门外。

        “主人!”由于来者身份太高,nu隶不待克里图特提问,就急匆匆地把访客的名字报了出来,“乌里留斯总督找您!”

        克里图特不悦地瞥了他一眼,令这位忠诚又有点小聪明的nu隶浑身僵硬。

        “如此浮躁,成何体统!”他斥责了一句,“让他去会客室,我马上就到!”

        “是!”

        nu隶走了,留下克里图特一个人在原地,脸色阴晴不定。

        他知道乌里留斯和他不对付,这胖子甚至之前几百塔lun特的宝石要砸在手里了也没想过要找他。这样的乌里留斯,为什么今天破天荒地亲自登门拜访了?

        他左思右想,怎么也想不到最近豪留能发生什么大事。

        不对,不对。一件事浮上了他的心头。那就是北方,笃里安总督皮里盖乌斯一直在策划的瑞特战争。如果这件事发生了什么极大的变故,倒是有可能让乌里留斯病急乱投医。

        但他很快又摇了摇头,就算这样,也非常不切实际。且不说皮里盖乌斯的军队面对那群一盘散沙的瑞特人简直是砍瓜切菜,就算由于种种原因他不幸战败了,那笃里安也有固若金汤的玫德李长城据守,那群蛮子自然会知难而退,根本用不着向乌里留斯求援。

        那,会是什么事呢?

        带着疑惑,克里图特走出了自己的书房。

        来到会客室,他就看到了急得像热锅蚂蚁似的乌里留斯。

        “克里图图斯!”见到他,乌里留斯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你可一定要帮我这个忙!”

        “乌里留斯阁下,不必焦急,请坐下慢慢说吧。”虽然克里图特自己也对乌里留斯的来意感到好奇和焦虑,但他依然保持着冷静和耐心。

        乌里留斯一屁股坐在了一张椅子上,咬牙切齿地说道:“皮里盖乌斯那个蠢货,他被那群瑞特蛮子困在了塔盾要sai里,现在跑过来找我帮他擦屁股!”

        塔盾要sai,笃里安行省第二道也是最后一道防线,过了这里就是一马平川的狄德利河平原,路穆军队再也无险可守。

        这话说完克里图特差点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他深吸一口气,随后缓缓地问道:“你的意思是,他丢了玫德李长城,之后不但不找元老院,反而来找手上只有五百个人的你?”

        “他就是想甩锅!”乌里留斯以最大的恶意揣测着皮里盖乌斯的意图,“不管我是见死不救,还是跑过去被打败,他都会在普鲁托神庙里多个伴。”

        路穆城的普鲁托神庙是全路穆最大的法庭,各种大案都会在这里进行审判。

        克里图特冷静地分析道:“皮里盖乌斯不是傻子,他不会用这么蠢的办法甩锅。且不说你的财富和家世都远胜于他,就算你们平等地站在法庭上,你觉得你能背几成责任?不管是面对过强的敌人选择按兵不动,还是因为急公好义被迫打一场不可能胜利的战争,你都占理。”

        “可是他说那群蛮子已经撤的只剩四五万人了。”乌里留斯烦躁地挠着头,“他要我抓紧时机,趁别的部落赶来凑热闹之前一锤定音。”

        克里图特心知这死胖子嘴上骂着皮里盖乌斯其实暗地里心动的很。要是不

【1】【2】【3】【4】【5】【6】【7】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